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还真五剑(三)

作者:六道沉沦
    (六道感到很欣慰,原来我的师兄弟们都不是单身汪)

    流星明亮,散发出耀眼夺目黄光,瞬间将酒楼照亮,让人不敢直视,笔直划过,带着惊人的犀利毫不留情刺杀向那强壮大汉的后背心脏部位。

    剑光之下,空气如水,波纹激荡,一缕缕的明黄剑气更是左右相随,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连同那一剑刺杀而出,仿佛要将那大汉给?#27627;?#19968;样。

    酒楼内其他人纷纷眯起双眼凝视那大汉,无?#35748;?#26395;这一剑,能够将那大汉刺穿,击毙当场。

    骤然,一抹猩红刺眼的刀光闪耀。

    不知道什?#35789;?#20505;,桌子上?#21069;?#34880;迹斑斑的巨大杀猪刀不见了。

    猩红刀光裹夹着滔天杀机,当?#29031;?#33853;,让人觉得,整间酒楼也因此被劈开。

    一道道剑光瞬间破碎,?#20999;?#32418;刀光排山倒海般的轰向?#30528;?#38738;年,?#30528;?#38738;年原本满是自信的脸?#24076;?#24573;然充满惊骇,连忙挥动长剑,布下一道道剑光防御,脚步更是迅速后退?#38450;搿?br />
    但他后退的速度,却没有猩红刀光快。

    一道道剑光破碎溃散,猩红刀光杀至,直劈长剑。

    可怕的力量,如同一座刀山凶猛的撞击,直接让长剑剑身弯曲,虎口崩裂,五指承受不住而弹开,如同逃出牢笼的飞鸟一般,飞向另外一边,锋利无比的剑身插入酒楼墙壁,唯有那剑身还要不断的晃动,发出嗡鸣声。

    随之,令人头皮发麻的?#38738;?#22768;响起,?#30528;?#38738;年身上的长袍被?#27627;眩?#37324;面穿戴的三阶伪灵器内?#23383;?#25509;被斩破,整个人就像是破布麻袋似的倒飞而出,将酒楼的墙壁?#37096;?#33853;到宽阔的街道?#24076;?#28378;动好几圈才停下。

    身上残破无比狼狈的?#30528;?#38738;年?#36824;?#22068;角的血迹,面色苍白如鬼,双眸饱含惊悸,直接施展身法,化为一道流光飞速往远处而去。

    这个时候,还是逃命要紧,活下来才有希望。

    只是,又见一抹猩红刀光从酒楼内破空杀出,像是横贯长空的艳虹,又如同?#27627;?#34394;空的红色闪电。

    后发先至,直击?#30528;?#38738;年背部,?#26377;?#21475;透体而出。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鲜血淋漓,?#30528;?#38738;年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自嘲和后悔,旋即,双眸失去了所有生机,整个人往前扑倒,汩汩流出的鲜血,将身下染红,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之中,弥漫开去。

    宽阔的街道?#24076;?#19968;道被劈出来的刀痕绵延数十米,触目惊心。

    残破的酒楼内,大汉依旧在吃喝,巨大的杀猪刀依然放在原处,仿佛不曾动过,其他人则瑟瑟发抖噤若寒蝉。

    人屠李秋生!

    一言不合就杀人,从来不?#19990;?#30001;,想?#26412;?#26432;,是一个十分凶残的人物。

    早年的李秋生其实是屠夫出身,多年的宰杀让他掌握了精湛的?#37117;迹?#20877;加上天生身体强壮,气血旺盛,修炼天赋也不差,只?#36824;?#21463;限于传承和资源,因此修为有限实力有限。

    当一次,他的妻儿意外被杀后,李秋生便放弃了宰杀的活儿,开始谋划报仇,将仇家满门灭绝,就好像他平时宰杀的肉猪一样的杀掉。

    一?#25105;?#22806;,让李秋生得到了?#24187;?#20256;承,?#24187;?#26432;戮为主的传承,从此更一发不可收拾。

    原本?#25512;?#26377;天赋的他,突飞猛进,但心性也随之大变,不断杀戮,闯下了人屠的凶名。

    因为杀人太多,导致有些人杀不得,也不是杀不得,而是有人不甘心自己的亲人被杀,发出了通缉。

    因此,人屠就被列入了太元洲各个宗门势力的任务当中,并非太元天宗独有。

    “是烈剑宗的弟子。”

    好?#25442;?#20799;,有人稍微接近那尸体,看到了?#30528;?#34966;口上的标志,面色骤?#28784;?#21464;。

    “什么,竟然是烈剑宗的弟子。”

    “没错,而且看起来,还是烈剑宗的核心弟子。”

    “我认得他。”有人仔细的盯着?#30528;?#38738;年的脸,而后面色再次大变,惊呼出声:“他是烈剑宗的第二核心弟子,据说他的实力比大多数九星?#37117;?#38480;都要强。”

    烈剑宗可是太元洲内的上品宗门之一,虽然无法和太元天宗这等顶级大势力相比,却也是太元天宗之下有数的强大势力之一。

    第二核心弟子,?#33267;?#24778;人。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从远处慢慢传来,带着某种节奏,就好像是鼓点一样,瞬间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

    一道道目光投射过去,只看到一道身影,似乎?#26377;?#26080;之中一步一步走来。

    淡然的面容,清澈的双眸宛如晨星,又似海域般的深邃,一身贴身的?#36947;?#33394;长袍,如水一般,仿佛在流淌,灵动无比,腰间挎着双剑,步?#37027;?#30408;,似乘风而来。

    蓦然,一直在吃喝的大汉顿住了,转头看了过去,粗犷的面容?#24076;?#21452;眸陡现狰狞。

    这是一种感觉,此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对自己有很大的威胁。

    一抹嘴角的酒水,人屠李秋生抓起桌子上的大杀猪刀,高大强壮的身形好像大黑熊一样,大步迈出,往陈宗走去。

    酒楼内众人的目光,也随之移动,最?#31456;?#22312;陈宗身上。

    “又是一个来杀人屠的吗?”

    “希望他能杀掉人屠。”

    “很难吧。”

    人屠李秋生,可是拥有第一极的强横实力,也斩杀过第一极的高手。

    咚咚咚!

    仿佛战鼓擂动,那是人屠的脚步声,宽阔的街道上留下一道道清晰脚印,也不断震动。

    人屠奔跑起来,以惊人的速度,好像一块陨石般的携带惊人的气势,冲向?#21069;道?#33394;长袍青年,他正是陈宗。

    巨大的杀猪刀?#23472;?#38472;宗,立刻让陈宗生出被锁定的感觉,仿佛不论自己如?#25105;?#21160;,都无法避开这一刀,杀猪刀虽然巨大,其?#37117;?#21364;无比尖锐,仿佛能将天空刺穿,随着人屠的高速冲击,?#37117;?#21644;刀锋将空气切开?#27627;眩?#30041;下一道猩红的刀痕。

    就好像一道红色极光激射而来,却带着山岳移动海啸冲击般的磅礴。

    这一刀?#27492;?#21313;分简单,却让陈宗眼睛微微一亮,因为这是千锤百炼的一刀,是化繁为简返璞归真的一刀,没有任?#20301;?#20431;,只追求?#30475;?#30340;杀戮,为了杀而杀。

    极致精简,让陈宗看到了另外一种巅峰的技艺。

    当那巨大的杀猪刀?#24179;?#20043;际,陈宗便有?#32622;?#39592;悚然的感觉,好像这一刀可以在刹那之间,将自己的身躯剖开,骨肉分离,而不损分毫。

    很奇怪的感觉,这种巅峰的技艺和奇怪的感觉让陈宗做出了一个决定。

    天阳剑出鞘,赤红剑光弥漫长空,一闪而过。

    不到百分之?#24187;?#30340;刹那,天阳剑与巨大的杀猪刀便交错上百次。

    杀猪刀十分巨大,其重量超过千斤,但在人屠手中却轻盈得如同羽毛,无比灵活,好似?#30452;?#30340;延伸。

    上百次的变化,每一刀都给陈宗带来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能将自己的血肉骨?#26469;?#31563;都分离似的。

    但上百刀,却全部被陈宗的剑抵御住,无法给陈宗带来丝毫?#25749;Α?br />
    ?#26263;?#20303;了。”

    一个个瞪大双眼,心脏狂跳不止。

    之前那几人,都挡不住人屠的刀,瞬间就被斩杀,唯独这个?#36947;?#33394;长袍青年做到了,看起来还不费力的样子。

    或许,有希望对付这凶残可怕的人屠。

    人屠李秋生面目狰狞,双眸杀机浓郁如实质,巨大的杀猪刀再度杀出,猩红刀光覆盖周边,瞬息数百刀,更加凶猛更加狠辣。

    但只见陈宗挥剑,游刃有余之间,将全部刀光都抵御住。

    “屠血!”

    一声暴喝,如惊雷炸响,震得四周空气激荡,房屋上的瓦片碎裂,狂风四起。

    血光弥漫,染红杀猪刀,冲天而起,人屠的背后,也被血光染红,隐约之间仿佛散发出阵阵腥臭,还伴随着一阵阵邪恶的喊?#29481;?#35753;人浑身发冷头皮发麻。

    猩红如血的刀光杀至,陈宗感觉自己一身精纯的气血似乎被牵引而波动起来。

    “屠灵!”

    再?#20266;?#21917;,背后的血光变?#38378;?#26263;红色,近乎于黑,气息愈发的阴森邪恶,隐隐有厉鬼般的哭泣与咆哮,令人心胆俱裂。

    黑红刀光泼洒,笼罩半边天际,?#28108;?#19968;切。

    “屠天地!”

    第三刀悍然杀出。

    这是最强横的一刀。

    完全黑色的光芒膨?#20572;?#31548;罩了半边天地,黑色的刀光巨大无比,仿佛将前方的天空和大地都破开。

    陈宗给人?#26469;?#26469;的威胁太大,屠血屠灵屠天地便是他传承到的三大杀招,平时人屠?#25442;?#26045;展其中一招,但这一次,?#35789;?#19977;招连续爆发。

    这三?#22411;?#21147;强横无匹,让陈宗面色稍稍凝重。

    “既然如此,便试试新的苍玉吧。?#32972;?#23447;暗道一声,五?#20013;?#30495;意瞬间灌入天阳剑内,虚无剑劲随之涌入其中。

    长剑轻颤,发出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嗡鸣之声,剑锋处更是弥漫起一抹玉白,惊人的高温从剑身散发而出,让四周变?#38378;?#28779;炉。

    空气炽热,地面被灼烧而焦黑。

    “苍玉之锋!”

    满脸正色,目视前?#21073;?#38472;宗一剑挥出。

    ?#27492;?#36731;轻的一剑,仿佛没有携带多少力量,却展现出无以伦比的锋芒。

    切开切开切开!

    不论是血红色的刀光还?#21069;?#32418;色的光芒?#21482;?#32773;最后那黑色的屠戮天地的刀光,都无法抵挡这玉白色的剑光。

    势如破竹,一往无前,没有什么可以抵御。

    人屠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三大杀招被尽数破除,玉白色的剑光携带着无尽的锋芒杀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