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詞書閣>玄幻魔法>劍道通神> 第二十九章 還真五劍(三)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二十九章 還真五劍(三)

(六道感到很欣慰,原來我的師兄弟們都不是單身汪)

流星明亮,散發出耀眼奪目黃光,瞬間將酒樓照亮,讓人不敢直視,筆直劃過,帶著驚人的犀利毫不留情刺殺向那強壯大漢的后背心臟部位。

劍光之下,空氣如水,波紋激蕩,一縷縷的明黃劍氣更是左右相隨,劃過一道道優美的弧線,連同那一劍刺殺而出,仿佛要將那大漢給撕裂一樣。

酒樓內其他人紛紛瞇起雙眼凝視那大漢,無比希望這一劍,能夠將那大漢刺穿,擊斃當場。

驟然,一抹猩紅刺眼的刀光閃耀。

不知道什么時候,桌子上那把血跡斑斑的巨大殺豬刀不見了。

猩紅刀光裹夾著滔天殺機,當空斬落,讓人覺得,整間酒樓也因此被劈開。

一道道劍光瞬間破碎,那猩紅刀光排山倒海般的轟向白袍青年,白袍青年原本滿是自信的臉上,忽然充滿驚駭,連忙揮動長劍,布下一道道劍光防御,腳步更是迅速后退撤離。

但他后退的速度,卻沒有猩紅刀光快。

一道道劍光破碎潰散,猩紅刀光殺至,直劈長劍。

可怕的力量,如同一座刀山兇猛的撞擊,直接讓長劍劍身彎曲,虎口崩裂,五指承受不住而彈開,如同逃出牢籠的飛鳥一般,飛向另外一邊,鋒利無比的劍身插入酒樓墻壁,唯有那劍身還要不斷的晃動,發出嗡鳴聲。

隨之,令人頭皮發麻的咔嚓聲響起,白袍青年身上的長袍被撕裂,里面穿戴的三階偽靈器內甲直接被斬破,整個人就像是破布麻袋似的倒飛而出,將酒樓的墻壁撞開,落到寬闊的街道上,滾動好幾圈才停下。

身上殘破無比狼狽的白袍青年不顧嘴角的血跡,面色蒼白如鬼,雙眸飽含驚悸,直接施展身法,化為一道流光飛速往遠處而去。

這個時候,還是逃命要緊,活下來才有希望。

只是,又見一抹猩紅刀光從酒樓內破空殺出,像是橫貫長空的艷虹,又如同撕裂虛空的紅色閃電。

后發先至,直擊白袍青年背部,從胸口透體而出。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鮮血淋漓,白袍青年蒼白的臉上浮現了一抹自嘲和后悔,旋即,雙眸失去了所有生機,整個人往前撲倒,汩汩流出的鮮血,將身下染紅,血腥味飄蕩在空氣之中,彌漫開去。

寬闊的街道上,一道被劈出來的刀痕綿延數十米,觸目驚心。

殘破的酒樓內,大漢依舊在吃喝,巨大的殺豬刀依然放在原處,仿佛不曾動過,其他人則瑟瑟發抖噤若寒蟬。

人屠李秋生!

一言不合就殺人,從來不問理由,想殺就殺,是一個十分兇殘的人物。

早年的李秋生其實是屠夫出身,多年的宰殺讓他掌握了精湛的刀技,再加上天生身體強壯,氣血旺盛,修煉天賦也不差,只不過受限于傳承和資源,因此修為有限實力有限。

當一次,他的妻兒意外被殺后,李秋生便放棄了宰殺的活兒,開始謀劃報仇,將仇家滿門滅絕,就好像他平時宰殺的肉豬一樣的殺掉。

一次意外,讓李秋生得到了一門傳承,一門殺戮為主的傳承,從此更一發不可收拾。

原本就頗有天賦的他,突飛猛進,但心性也隨之大變,不斷殺戮,闖下了人屠的兇名。

因為殺人太多,導致有些人殺不得,也不是殺不得,而是有人不甘心自己的親人被殺,發出了通緝。

因此,人屠就被列入了太元洲各個宗門勢力的任務當中,并非太元天宗獨有。

“是烈劍宗的弟子。”

好一會兒,有人稍微接近那尸體,看到了白袍袖口上的標志,面色驟然一變。

“什么,竟然是烈劍宗的弟子。”

“沒錯,而且看起來,還是烈劍宗的核心弟子。”

“我認得他。”有人仔細的盯著白袍青年的臉,而后面色再次大變,驚呼出聲:“他是烈劍宗的第二核心弟子,據說他的實力比大多數九星級極限都要強。”

烈劍宗可是太元洲內的上品宗門之一,雖然無法和太元天宗這等頂級大勢力相比,卻也是太元天宗之下有數的強大勢力之一。

第二核心弟子,分量驚人。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從遠處慢慢傳來,帶著某種節奏,就好像是鼓點一樣,瞬間吸引了每個人的注意。

一道道目光投射過去,只看到一道身影,似乎從虛無之中一步一步走來。

淡然的面容,清澈的雙眸宛如晨星,又似海域般的深邃,一身貼身的暗藍色長袍,如水一般,仿佛在流淌,靈動無比,腰間挎著雙劍,步履輕盈,似乘風而來。

驀然,一直在吃喝的大漢頓住了,轉頭看了過去,粗獷的面容上,雙眸陡現猙獰。

這是一種感覺,此人是沖著自己來的,而且,對自己有很大的威脅。

一抹嘴角的酒水,人屠李秋生抓起桌子上的大殺豬刀,高大強壯的身形好像大黑熊一樣,大步邁出,往陳宗走去。

酒樓內眾人的目光,也隨之移動,最終落在陳宗身上。

“又是一個來殺人屠的嗎?”

“希望他能殺掉人屠。”

“很難吧。”

人屠李秋生,可是擁有第一極的強橫實力,也斬殺過第一極的高手。

咚咚咚!

仿佛戰鼓擂動,那是人屠的腳步聲,寬闊的街道上留下一道道清晰腳印,也不斷震動。

人屠奔跑起來,以驚人的速度,好像一塊隕石般的攜帶驚人的氣勢,沖向那暗藍色長袍青年,他正是陳宗。

巨大的殺豬刀對準陳宗,立刻讓陳宗生出被鎖定的感覺,仿佛不論自己如何移動,都無法避開這一刀,殺豬刀雖然巨大,其刀尖卻無比尖銳,仿佛能將天空刺穿,隨著人屠的高速沖擊,刀尖和刀鋒將空氣切開撕裂,留下一道猩紅的刀痕。

就好像一道紅色極光激射而來,卻帶著山岳移動海嘯沖擊般的磅礴。

這一刀看似十分簡單,卻讓陳宗眼睛微微一亮,因為這是千錘百煉的一刀,是化繁為簡返璞歸真的一刀,沒有任何花俏,只追求純粹的殺戮,為了殺而殺。

極致精簡,讓陳宗看到了另外一種巔峰的技藝。

當那巨大的殺豬刀逼近之際,陳宗便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好像這一刀可以在剎那之間,將自己的身軀剖開,骨肉分離,而不損分毫。

很奇怪的感覺,這種巔峰的技藝和奇怪的感覺讓陳宗做出了一個決定。

天陽劍出鞘,赤紅劍光彌漫長空,一閃而過。

不到百分之一秒的剎那,天陽劍與巨大的殺豬刀便交錯上百次。

殺豬刀十分巨大,其重量超過千斤,但在人屠手中卻輕盈得如同羽毛,無比靈活,好似手臂的延伸。

上百次的變化,每一刀都給陳宗帶來毛骨悚然的感覺,好像能將自己的血肉骨骼大筋都分離似的。

但上百刀,卻全部被陳宗的劍抵御住,無法給陳宗帶來絲毫傷害。

“擋住了。”

一個個瞪大雙眼,心臟狂跳不止。

之前那幾人,都擋不住人屠的刀,瞬間就被斬殺,唯獨這個暗藍色長袍青年做到了,看起來還不費力的樣子。

或許,有希望對付這兇殘可怕的人屠。

人屠李秋生面目猙獰,雙眸殺機濃郁如實質,巨大的殺豬刀再度殺出,猩紅刀光覆蓋周邊,瞬息數百刀,更加兇猛更加狠辣。

但只見陳宗揮劍,游刃有余之間,將全部刀光都抵御住。

“屠血!”

一聲暴喝,如驚雷炸響,震得四周空氣激蕩,房屋上的瓦片碎裂,狂風四起。

血光彌漫,染紅殺豬刀,沖天而起,人屠的背后,也被血光染紅,隱約之間仿佛散發出陣陣腥臭,還伴隨著一陣陣邪惡的喊叫聲,讓人渾身發冷頭皮發麻。

猩紅如血的刀光殺至,陳宗感覺自己一身精純的氣血似乎被牽引而波動起來。

“屠靈!”

再次暴喝,背后的血光變成了暗紅色,近乎于黑,氣息愈發的陰森邪惡,隱隱有厲鬼般的哭泣與咆哮,令人心膽俱裂。

黑紅刀光潑灑,籠罩半邊天際,吞噬一切。

“屠天地!”

第三刀悍然殺出。

這是最強橫的一刀。

完全黑色的光芒膨脹,籠罩了半邊天地,黑色的刀光巨大無比,仿佛將前方的天空和大地都破開。

陳宗給人屠帶來的威脅太大,屠血屠靈屠天地便是他傳承到的三大殺招,平時人屠只會施展其中一招,但這一次,卻是三招連續爆發。

這三招威力強橫無匹,讓陳宗面色稍稍凝重。

“既然如此,便試試新的蒼玉吧。”陳宗暗道一聲,五種小真意瞬間灌入天陽劍內,虛無劍勁隨之涌入其中。

長劍輕顫,發出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嗡鳴之聲,劍鋒處更是彌漫起一抹玉白,驚人的高溫從劍身散發而出,讓四周變成了火爐。

空氣熾熱,地面被灼燒而焦黑。

“蒼玉之鋒!”

滿臉正色,目視前方,陳宗一劍揮出。

看似輕輕的一劍,仿佛沒有攜帶多少力量,卻展現出無以倫比的鋒芒。

切開切開切開!

不論是血紅色的刀光還是暗紅色的光芒又或者最后那黑色的屠戮天地的刀光,都無法抵擋這玉白色的劍光。

勢如破竹,一往無前,沒有什么可以抵御。

人屠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三大殺招被盡數破除,玉白色的劍光攜帶著無盡的鋒芒殺至。

上一章 目錄 +書簽 下一章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 快乐扑克3任选走势图 福彩3d对应码表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今晚好彩三 大赢家比分预测 申城棋牌网官方网站? 大唐棋牌大厅官方下载 广东11选5任六 排列五走势图大星彩票 股票交易时间 吉林麻将玩法规则 广西11选5人工计划 金蟾捕鱼万炮打鱼 云南山水麻将官方正版 波克棋牌游戏 广东十一选五稳定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