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至刚至强至纯(一)

作者:六道沉沦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万米擂台,激战不休,可怕至极的气劲宛如波浪惊涛浩浩荡荡霸霸道道摧枯拉朽。

    赤色火光一次次的喷涌,龙吟阵阵高?#21495;?#21742;仿佛天龙巡空。

    骤然,有清鸣声响起,响彻天地,仿佛黑夜降临般的,黑色之中,一抹幽幽皓白光华升腾而起,普照八方。

    那是一?#32622;?#26376;。

    明月高悬清光耀世,照亮的是天地是万物也是人心。

    “炼云道……大日赤龙!”高弘景直接施展出绝招,一枪破空往上轰起,一条百米赤色天龙张牙舞爪通体燃烧灭世烈焰焚烧天地般的轰向那一?#20013;?#31354;明月。

    残云火狱功早已经催动到极致。

    明月西沉,瞬息从清冷一转,化为狂暴和犀利,仿佛月毁星沉般的坠落,迸发出毁灭大地的恐怖威力,更有高远立意奥妙难寻。

    “天云道……西沉月!”月毁星沉般的恐怖威势下伴随着的?#21069;?#29081;月清冷而凌厉的声音。

    这是绝招的碰撞。

    高弘景修炼圣级下品的残云火狱功,白熙月修炼的是圣级下品的千?#26222;?#26376;功,各有千秋。

    两人经过一番试探之后便施展出真正的实力战斗,只求击败对方。

    上一届云榜,白熙月落败于高弘景枪下,这一届云榜,她要逆袭。

    轰!

    山崩地裂石破天惊,恐怖至极的力量往四面八方倾泻,宛如海啸连连肆虐八?#21073;?#25794;台之外的众人只感觉可怕至极的气劲轰击而至,连忙后退避开。

    这等威?#31080;?#36215;高弘景和陈宗一战来也毫不逊色。

    震荡平息尘烟散尽,一道巨大的坑洞正在迅速愈合,高弘景身上的火焰散尽,赤龙战体的龙鳞也消失不见,整个人连连后退,退到擂台边缘,只感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体内不断冲击。

    这一股力量似乎如细流涓涓似月光清和,却内含着狂暴至极的力量摧毁一切,让高弘景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32622;鰨置?#26159;将圣级下品功法修炼到比自己更高明的境界才有如此威力。

    要不然残云火狱功和千?#26222;?#26376;功都属于圣级下品同一个层次。

    白熙月也很不好受,强横的力量涌入体内,那种炽热如岩浆般的滚滚似乎要将自己的身躯烧成灰烬。

    好在自己千?#26222;?#26376;功所修炼出来的力量更强横,顿时抵御住这可怕的炽热,将之熄灭再驱散。

    如果说残云火狱功修炼出来的力量是暴?#39029;?#28909;,那么千?#26222;?#26376;功修炼出来的力量则是清冷平和,施以西沉月这门强横的绝招,又蕴含着可怕的破坏威力。

    “你将千?#26222;?#26376;功修炼到第四层?”高弘景一边抵御体内不断肆虐的力量,一边凝视着白熙月,带着几分惊疑不定问道。

    回应高弘景的?#35789;前?#29081;月素手一挥,便有一道残月明光破空,直接轰击在高弘景身上,将高弘景击退,虽?#24187;?#26377;受伤,却坠落擂台。

    落败!

    高弘景郁闷无比,先?#21069;?#20110;陈宗剑下,而现在又败于白熙月手下,要知道上一届,白熙月可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啊。

    高弘景郁闷得几乎吐血,连败两次,若是再败一次的话,那么前三就和自己无缘。

    最主要的是,还是自己主动挑选白熙月作为对手,目的就是要重振雄风,没想到事以愿违。

    傅云霄!

    阻挡自己取得前三之人,便是傅云霄了。

    想到这里高弘景心头微微一沉,傅云霄的实力很强,上一届已经证明过了,时隔五年,傅云霄的实力肯定也会有不小的提升,自己能否战胜之,心中?#22351;住?br />
    ……

    第四阶段的决赛一轮又一轮,已经进行到后期,战斗愈发激烈,一些之前都避免开的强大对手在此时此刻不挑选也不?#23567;?br />
    夏明?#35797;?#36935;陈宗,毫无疑问,在陈宗的重龙剑之下,夏明朗根本就没有什么招架的能耐,几剑就落败,并?#19968;?#24819;起来都感到心悸。

    九万八千斤的重龙剑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极致,让人毛?#20542;?#28982;,那种威力。

    不过夏明朗的实力其实也很不错,估计取得本届云榜前二十名没有太大的问题。

    虞念心胜多败少,按照此情况?#32431;矗?#21069;十也有可能。

    这一?#21073;?#20035;是陈宗对决白熙月,气氛直接点燃全场似乎要爆炸一样,让每个人的心脏狂跳不止。

    因为,陈宗击败了高弘景,白熙月也击败了高弘景,两人的实力无疑?#24049;?#24378;,那么?#38477;?#26159;谁更强呢?

    不清楚,唯有一战见分晓。

    白熙月清冷幽然的眼眸凝视陈宗时,闪过一丝凝重。

    陈宗的实力如何?

    很强,比高弘景更强,而当时他手中持拿的是三品灵剑,现在所持拿的则是九品灵剑,力量有着极大的差别,再者,这九品灵剑的重量惊人,足足达到了九万八千斤之巨,恐怖无比。

    而陈宗的炼体修为也十分高明,体魄力量惊人至极,如此重剑在手,如虎添翼般的恐怖至极。

    白熙月虽然击败了高弘景,但也是险胜,可不敢?#20130;?#36731;视陈宗。

    陈宗自然也?#25442;?#36731;视白熙月,不论是上一届的云榜第三还是之前的战斗,都证明白熙月拥有强大惊人的实力。

    陈宗正?#36718;?#35270;白熙月,却也?#25442;?#26377;?#20130;?#30340;畏惧。

    ?#21073;?br />
    白熙月的武器是一副月白色的手套,仿佛月光编织而成,套在双手上如月光朦胧流水潺潺般的,韵味甚远,其品级也是九品。

    未?#21073;?#30333;熙月的身上便升腾起惊人的气息,那气息清冷悠远高高在上,仿佛一?#32622;?#26376;悬空月光普照大地苍生,沐浴在月光之下,便有一种宁静在心中升起,似乎在安抚心神?#31859;?#24049;情不自禁的沉浸在这种安静祥和之中,不思一切。

    无形当中,便能够瓦解对手的斗志,不战而屈人之兵。

    白熙月若是放到战场之上,足?#20113;?#23450;一?#21073;?#27605;竟寻常的修炼者可没有那么强的心志抵御白熙月这样的气势。

    但对陈宗而言,这样的气势算不了什么,?#20130;?#24433;响都没有,充其?#24656;?#26159;让陈宗感觉到不错,仅此而已。

    微微一笑,陈宗的双眸绽射出骇人之极的精芒,如电光破空似的落在白熙月身上,白熙月的双眸与陈宗冷厉如电的眼眸一接触,顿时便有一丝不安?#26377;?#24213;最深处滋生。

    来不及多想,无数次生死边?#30340;?#30778;出来的潜意识爆发,移?#20301;?#20301;,原处留下一道栩栩如生的身影,一束漆黑剑光直接将那身影劈碎。

    那是残影,?#21069;?#29081;月高速移动留下的残影,而漆黑的剑则是重龙剑。

    一刹那,陈宗爆发出无比惊人的速度?#24179;?#30333;熙月劈出可怕至极的一剑,击碎白熙月留下的残?#21834;?br />
    战起!

    素手轻轻一提,仿佛提起一?#32622;?#26376;般的,月光幽幽绽放,似乎从水?#26032;?#24930;升起,静谧清幽美?#32622;?#22850;。

    这一手,仿佛画卷缓?#28009;?#24320;,精美绝伦,所有人?#35760;?#19981;自禁被吸引双眸,哪怕在之前与高弘景一战时已经见识过,但还是那么的吸引人,仿佛第一次见到一样。

    那一份美丽和静谧,哪怕是以陈宗强韧至极的心志,也在瞬间被吸引了一丝。

    美!

    真的很美丽,仿佛水中升明月,更蕴含着非凡的意境。

    这?#21069;?#29081;月自创明月功的起手式。

    升起!

    击落!

    陈宗顿时一惊,仿佛身躯要被惊人的锋芒撕裂,偏偏内心升起一丝宁静,似乎不愿意动弹。

    这种静谧的感觉只存在千分之一刹那便被陈宗击碎,重龙剑猛然上挑,惊人的呼啸如风暴席卷,天地颤动。

    轰!

    九万八千斤的重龙剑在陈宗挥动之下爆发出的力量达到数十万斤,加上陈宗本身强横的力量,更是超越百万斤。

    强横至极的剑,顿时将上空坠落的那一?#32622;?#26376;击碎。

    击碎那一?#32622;?#26376;,重龙剑没有半分停顿,猛然往前劈落,一道漆黑如实质宛如神金铸就的残月剑光撕裂长空斩杀而出。

    轰!

    擂台被惊人的剑压撕裂出一道沟壑,闪电般的往白熙月蔓延而去。

    白熙月神色清淡眼神却凝重,抬起的素手轻轻挥动之间,却仿佛牵引山?#28010;?#30340;,宁静致远中?#33268;?#30528;雄浑与犀利。

    竖掌如刀轻轻一劈,如刀光般锋利的月光破空,瞬息数十道轰向前方。

    重龙剑一挑,明明重达九万八千斤,但在陈宗手中却仿佛一根树枝般的轻盈灵动,剑尖偏偏宛似蝴蝶翻飞,将数十道如?#26007;?#21033;的月光挑开击碎。

    一剑长驱直入,刺向白熙月,明明只是一剑,却仿佛一根天柱在巨人?#31181;型?#21069;轰击而出,惊人的剑压令白熙月面色骤然一变。

    她终于体会到之前陈宗?#20999;?#23545;手的感觉了,面对那重龙剑,有种无力的感觉。

    剑太重,挥动之后所爆发的威力也十分可怕。

    尤其还是在陈宗这?#33267;?#37327;强大的高明炼体者手中,爆发出的威力更加惊人。

    白熙月不敢硬接,月光?#33268;?#20043;间,身形挪移,只留下一道栩栩如生的残影被重龙剑击碎,破碎的刹那,那身影猛然爆发出耀眼无比的清冷月光照耀八?#21073;?#20805;斥了所有人的视线,哪怕以傅云霄的能耐也受到明显影响难以看清楚。

    猝不及防,出乎意料,陈宗的身形被强烈的月光直接吞没,只是,强大的灵识遍布八?#21073;?#26089;已经将四周的一切全部都把握住,连白熙月出现在上空手托明月的举动也完全掌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