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半步剑意

作者:六道沉沦
    金龙斩!

    若金龙破空张牙舞爪轰杀而至,威势万千,威力可怖至极,似乎能轰碎一切。

    陈宗面色凝重。

    如今体力剩下还不到一半,不能拖延。

    精神意志全力爆发,陈宗双眸内精芒闪烁,愈发明亮,最后,仿佛那刺眼自己的星光般,一剑也随之挥出。

    剑,消失在空气当中。

    唯有一道光芒如流?#21069;?#30340;璀璨耀眼,瞬息划过长空,带着惊人无比的锋锐贯穿一切杀至。

    精神意志的强弱,将决定招式威力的强弱。

    论精神意志,陈宗比金龙剑身更强出一倍不止,因此,哪怕是在没有自创出什么绝招的情况下,这一剑的威力也要胜过金龙斩些许。

    一剑若流光逐月般的,瞬间贯穿了金龙,杀向金龙剑圣。

    这是倾尽陈宗全力的一剑,不是绝招,去也不弱于绝招。

    毕竟所谓的绝招,其实就是自身力量的更高明应用,而当力量强横到极致时,普通的招?#21073;?#20063;能够爆发出绝招的威力来。

    当然,若是给陈宗足够多的时间,也可以创造出绝招,令得威力更进一步。

    金龙斩被陈宗击破,那一剑如流?#21069;?#30340;迅疾刺杀而至,令得金龙剑圣大惊,却来不及闪避,顿时?#28784;?#21073;刺中。

    只是,他身上的金龙战甲乃是经过特殊锻造而成,其防御力比龙血卫的战甲还要高,直接挡住陈宗这一剑。

    剑与金龙战?#30528;?#35302;的刹那,陈宗便是神色一变,太坚硬了,坚硬到剑锋都无法刺破的地步,顶多就是在上面留下一点痕迹,无伤大雅无关紧要。

    金龙剑圣反应极快,大剑挑起,仿佛要从下往上劈开山岳似的,令陈宗毛?#20542;?#28982;,只能?#20260;?#21518;退,旋即,左臂抬起,弩箭激射而出。

    如此近的距离,弩箭又十分迅速,威力可怕,但弩箭击中金龙剑圣时,依然被金龙战甲抵御住。

    那金龙战甲乃是精心设计而成,又费时好几个月方才锻造完毕,各个部位之间的?#35859;櫻?#21487;以说是没有缝隙可钻,都被好好的保护起来。

    因此,想要伤及金龙剑圣,唯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直接击破金龙战甲的防御。

    可以说在无形当中,金龙剑圣凭着一身战甲,便立于不败之地。

    陈宗面色顿时微微一沉,无法击破对方身上战甲的防御,哪怕是可以击中对?#21073;?#20063;无法造成丝毫伤害,一切等于做无用功。

    或许,可以用同时攻击一个点的方式来尝试击破,如水滴石穿般的。

    但?#20999;?#35201;一点时间以及足够快的剑速。

    不论是哪一个条件对现在的陈宗而言,?#24049;?#38590;。

    毕竟对方可是剑圣,剑法高明实力强大,他可?#25442;?#31449;在原地任凭自己攻击。

    陈宗思维急转,想象自己爆发这一具身躯的全部力量,超负荷的运行,能否击破对方的铠甲。

    但结果,?#35789;?#19981;能。

    就算是超负?#26432;?#21457;,也只是让剑更快,力量更强,然而,精神意志的强度就在那里,无法提升多少。

    陈宗心头一沉,有些无奈,旋即,双眸变得坚毅,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与此同时,金龙剑圣双眸光芒大作,犹如闪电似的炽亮惊人,一丝丝不同寻常的气息?#33268;?#32780;出,让陈宗没来由的心悸。

    “金龙绝!”一声低吼,宛如怒龙咆哮,金龙剑圣倾尽全力似的挥出一剑。

    这一剑,金光璀璨到极致,威力更是无比惊人。

    这一剑内,蕴含着一道可怕至极的力量,比精神意志更加可怕,仿佛化为龙爪似的当空袭杀而至,直接就要将陈宗撕碎。

    陈宗感到心悸。

    从那一剑当中,陈宗感觉到一?#26432;?#31934;神意志更加强横的力量,仿佛牵引了天地之间的某种奥妙似的,直接压?#35748;?#38472;宗,似乎在排斥陈宗一样。

    那种感觉,直接就?#36824;?#31435;了,与这天地为敌,无法反抗,将会被斩杀于此剑之下。

    刹那,陈宗便面临了巨大压力,而在这压力之下,陈宗不得不做出突破,哪怕是自己一直将突破压制着,让其延后,但此时此刻,生死危机下,不突破也不行。

    既然如此,那便突破吧,无需任何犹豫。

    刹那,精神意志汹涌不休,仿佛化为一阵灭世风暴死的袭卷四面八?#21073;?#22825;与地似乎都在这精神意志下颤抖。

    紧接着,一波又一波的灵感明悟纷呈涌现,精神意志仿佛吸收?#22235;?#31181;神妙似的,开始衍生出新的力量。

    那是发自于灵魂发自于精神意志的一种根本性力量,是一种融入了天地万物奥妙的力量,是一种似乎从剑本身当?#22411;?#25496;而出的潜在力量。

    这?#33267;?#37327;一凝练而出,一丝丝的锋锐之气,便?#33268;?#22312;空气当中,仿佛最锋利的无形剑气,切割一切洞穿一切。

    这种锋锐气息一出现,金龙剑圣心头没来由的一跳,感到无比惊悸,下意识的更进一步爆发力量,?#36824;?#19968;切,哪怕是自身受到一些损伤也无所谓。

    只求将此人斩杀!

    一丝锋芒,?#33268;?#22312;明心剑上,这一丝锋芒,便是一种全新的力量,比精神意志的加持还要可怕好几倍不止的力量。

    没有什?#21050;?#21035;的招?#21073;?#21482;是一剑挥出。

    剑光迅疾无比,仿若流星破空般的刺杀而出,带着难以言喻的锋锐。

    刹那,陈宗这一剑便贯穿了金色龙爪,势如破竹般的杀出,奇快无比、至强至极。

    金龙剑圣毛?#20542;?#28982;,瞳孔收缩如针,尽全力的想要闪避,却无法避开,他的身躯像是僵化了一样,根本就难以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抹刺眼至极的光芒破空杀至。

    这是什么力量?

    这是什么剑?

    金龙剑圣不知道,只感到惊恐。

    “我的金龙战甲,一定可以挡住。”金龙剑圣暗道,金龙战甲材质非凡,锻造手法也非凡,防御力惊人,还有着极强的卸力效果。

    一定可以挡住!

    但不知道为?#21361;?#37329;龙剑圣的内心却有一丝丝的不安。

    仿佛,有一道声音在不断的重复。

    挡不住!

    挡不住!

    挡不住!

    如同魔念。

    这一剑,倾尽了陈宗一身力量,带着必杀的信念,带着极致的锋锐,带着贯穿一切的意志,破空杀至。

    剑尖接触到金龙战甲的刹那,透过剑身,陈宗便感觉到那战甲的坚硬,正死死的拼命的要挡住,只是,那锋芒太过可怕,刺破金龙战甲的防御,狠狠的扎入、穿透。

    一剑刺穿金龙战甲,纵然力量有削弱几成,但余下的几成也十分可怕,直接刺入金龙剑圣的肋部,贯入心脏之处,一剑穿心。

    金龙剑圣顿时怔怔的盯着陈宗,金龙大剑?#23396;?#22312;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身力量正在?#20260;?#30340;流逝,?#26377;?#33039;之处,随着对方的剑拔出,而喷射不休。

    作为武圣级强者,又有大量补药维持身躯的气血旺盛,一身气血十?#24535;?#20154;,此时心脏?#36824;?#31359;,跳动之间,便将大量的鲜血如喷泉般的激射而出。

    “那……那是……什么……力量……”金龙剑圣自知必死,但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半步剑意!”陈宗的声音冷冽有力低沉。

    半步剑意!

    金龙剑圣不是很理解,但一听,便有种十分不凡的感觉,而且,那力?#31354;?#30340;很强,比自己所掌握的武圣奥义还要强。

    成为封号武士,便要明悟到精神意志。

    而成为武圣,则是要领悟武圣奥义。

    但这?#33267;?#37327;,竟然比武圣奥义的力量还要强横许多。

    金龙剑圣的内心不禁生出一种向往。

    或许,在武圣之上,还有更高明的境界,只是很可惜,他已经没有任?#20301;?#20250;窥见了。

    ?#36824;?#33021;在这里知道,也算是死无遗憾吧。

    想到这里,金龙剑圣闭上双眸,气息随着鲜血喷射而出,渐渐衰弱下去。

    十息时间,金龙剑圣倒地,一身气息全无,生机灭绝。

    死亡!

    看到金龙剑圣倒地死亡,陈宗心头一松,也呼出一口气。

    先是与二十个龙血卫血战不休,虽?#24187;?#26377;受伤,但消耗很大,还没有来得及恢复,这金龙剑圣便出现。

    不得已,陈宗只能与其一战。

    但金龙剑圣的实力强大,其金龙战甲防御力更是无比惊人,自己的剑根本就无法刺穿。

    而且对方还掌握了一种比精神意志幻化还要更加高级的力量,威力更强。

    这种情况下,让陈宗直接陷入生死危机当中,不得已,陈宗只能突破。

    半步剑意!

    这在之前,陈宗就已经使用过,但当?#27604;词?#22312;不知不觉下使用出来,而后经过一次次的磨砺参悟,直至不久前,陈宗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掌握半步剑意,却压制着,就是打算在明剑理这个境界上停留更久,好更进一步的沉淀积累。

    只是,很无奈,生死威胁下,只能突破。

    一突破,半步剑意就展现出无?#26376;?#27604;的可怕力量,不仅一剑击破了对方的绝招,更是将那防御力无比惊人的铠甲刺穿,再将其心脏贯穿,一剑毙命。

    堂堂一尊武圣,却如此死去,死在一条小巷子内,不得不说,十?#30452;?#23624;。

    陈宗收回思绪,看了看四周,突破到半步剑意之后,陈宗便有把握离开此地,或者说这个世界,那是一?#33267;?#24863;忽现的感觉。

    “只是……不能如此离去啊。”陈宗自言自语说道,嘴角挂起一抹笑意,充满杀机:“你们如此大张旗鼓的对付我,若不给以回礼,岂不是太没礼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