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剑碎虚空(上)

作者:六道沉沦
    迷武巷外,三千禁卫军四面八方环绕,一个个身穿甲胄,双眸冷厉凝视着,全身力量随时都能凝聚爆发,在刹那之间释放出可怕的一击。

    但,没有什么动静。

    那六大卫和金龙剑圣进入其中,似乎石沉大海一样,毫无踪影。

    等待!

    每个人都在等待。

    王室的人在等待、武士们在等待、平民们也在等待。

    长河剑王眺望着,内心带着一丝丝的期待和希冀。

    而在长河剑王旁边站着一个迟暮老者,看起来年纪很大,似乎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一样,然而,四周武士行馆的人却都对他一副尊敬恭敬的姿态。

    夕阳武圣!

    一手创建了武士行馆,在某种程度上,从王室的手中保留了几分武士尊严的?#31354;摺?br />
    如今,年纪已经很大了。

    龙轩国硕果仅存的三大武圣当中,当以夕阳武圣年纪最大资格最老。

    但,也正是因为年纪最大,如今已经过八十了,又缺少足够补药的滋养,身躯已经渐渐变得衰弱下来,再过几年,这身躯就?#25512;?#36890;人差不多,届时,一身武技精湛,也无法阻挡实力的流逝。

    等到自己百年之后,缺少足够强力高手坐镇,武士行馆只怕是要没落下去,甚至直接被王室取缔。

    长河剑王,自己这个后辈,若是无法突破到武圣,便是如此。

    夕阳武圣暮气沉沉,凝视着前?#21073;?#37027;正是迷武巷的方位,只希望那疑似有着武圣级实力的年轻武士能?#25442;?#19979;来。

    时间缓?#27627;?#36893;,已经过去了许久。

    忽然,一抹金光闪现,从迷武巷内飞射而出数十米,重重落地,直接将坚硬的地面破开,斜?#36744;?#22312;裂缝当中,金光耀眼。

    这一幕,顿时将所有吓了一跳,也让封锁在那一角的禁卫军们立刻?#20174;?#36807;来,长枪出击,强弓瞄准。

    不过看到那金光闪闪的东西时,一个个顿时眼瞳收缩如针。

    “那……”

    “那是……”

    一干王室的成员更是惊骇万分,不敢置信。

    夕阳武圣原本微微弯着的身躯在刹那挺?#20445;?#22240;为震惊,他的眼眸瞪大,眼珠子几乎要鼓凸而出似的,浑身都在颤动。

    震惊!

    无比震惊!

    发自内心灵魂深处的震惊!

    或许,?#20999;?#24179;民百姓不认得那金色的大剑代表着什么,但他知道,而且,十分清楚特别熟悉。

    金龙大剑!

    那正是金龙剑圣的随身佩剑啊。

    金龙剑圣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自己的对手,他的剑,竟然被人从迷武巷内扔了出来,这?#24471;?#20160;么?

    ?#24471;?#37329;龙剑圣有可能遭遇不测了。

    要不然,对方怎么可能会自己将剑扔掉,还扔到外面来。

    一时间,夕阳武圣说不出内心到?#36164;?#20160;么感觉。

    高兴?

    ?#21482;頡?#24754;伤?

    王室阵营,则是惊?#27809;?#39134;魄散。

    金龙大剑!

    那可是当今国主的王叔金龙剑圣的配剑啊,怎么会被扔出来。

    是被谁扔出来的?

    那金龙剑圣呢?

    不敢想下去,不?#25442;?#26377;毛骨悚然的感觉。

    忽然,异变?#24178;?#23574;锐至极的破空声响起,同时便有一根箭矢离弦激射而出,瞬息越过数十米,射向其中一个手持强弓的禁卫军。

    太突然!

    太快!

    那禁卫军虽然经受过严格的训练,?#20174;?#36895;度远胜常人,但面对这一击,却完全?#20174;?#19981;过来。

    如此一击,哪怕是六大卫都难以及时?#20174;Γ?#20309;况是不如六大卫的禁卫军呢。

    瞬息之间,那手持强弓的禁卫军就被这一箭直接贯穿咽喉,整个身子更是在强横力量的推动下后退,撞在另外一个禁卫军身上。

    那穿透脖?#24433;?#25130;的利箭,差一点就将被撞到的那个禁卫军刺中。

    旋即,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

    一支紧接着一支箭矢破空射杀而出,速度极快,无比惊人,直接射杀一个又一个的禁卫军,箭箭夺命。

    而?#30097;?#26432;的,都是?#20999;?#25163;持强弓的禁卫军。

    射箭者,正是陈宗。

    射杀强弓手,自然是削弱禁卫军的威胁,毕?#26874;?#24049;若是一出现,?#31080;?#20250;面临数十强弓手的齐射,很不利。

    陈宗手中强弓,来自六大卫之一的百战卫。

    那箭矢,自然也是?#24433;?#25112;卫身上得到的,总数一百二十支。

    陈宗斩杀了金龙剑圣之后,便全力恢复体力,直到完全恢复后,找到所有箭矢,又带上金龙剑圣的大剑扔出去,震慑他人。

    ?#20040;?#26426;会,陈宗便射箭,以精湛绝伦的箭术,射杀一个又一个的禁卫军。

    从迷武巷的墙壁到禁卫军包围之处,将近百米,距离正好。

    “?#20445; ?br />
    “冲上去!”

    顿时,将领下令,刀盾兵们立刻?#22995;?#20030;起盾牌,形成?#24187;?#30462;?#21073;?#24448;前推进。

    以盾牌来抵御弓箭的射击,而?#20999;?#24378;弓?#32622;?#20063;纷纷开弓上箭,瞄准迷武巷之处,纷?#23039;?#24320;手指,进行一轮齐射。

    哪怕是没有看到目标也可以,如此一来,便可以压制对?#21073;?#35753;其难以冒头,让刀盾兵们可以?#24179;?br />
    随着刀盾兵们,枪兵也开始阵?#22411;?#36827;,长枪直指。

    一时间,杀气弥漫八?#21073;迷?#22788;的人都感到森冷。

    长河剑王眼珠子鼓凸,几乎要掉出来,内心兀自还震惊无?#21462;?br />
    金龙剑圣死了……

    那么,六大卫呢?

    是没有找到陈宗,还是都被陈宗斩?#20445;?br />
    想来想去,以六大卫的能耐,不至于?#20063;?#21040;陈宗,也就是说,六大卫都被陈宗斩杀的可能性,高达七八成。

    ?#21049;潰?br />
    想到这里,长河剑王就感到惊悚,万分惊悚。

    竟?#28784;?#19968;己之力,抗衡六大卫和一尊武圣,还将之反杀。

    这是什?#35789;?#21147;?

    现在,更是与禁卫军对抗。

    是要逆天吗?

    想到这里,长河剑王没来由的感到激动,无法言喻的激动,从内心最深处涌现。

    陈宗没有冒头,却也感觉到刀盾兵们的接近,不过陈宗神色沉着冷静,丝毫不惊。

    靠近这里,那又如何?

    敢进来吗?

    若是进来,不够自己杀。

    但陈宗也没有安安静静待着,而是迅速移动起来,冲向其他处,再次射箭。

    箭矢离弦破空而出,再次射杀禁卫军强弓手。

    单独一人,又有迷武巷的墙壁作为掩护,陈宗行动自如,如风般的迅疾,无比灵活。

    ?#20445;?br />
    ?#20445;?br />
    ?#20445;?br />
    一百二十支箭矢全部设完,被射杀的禁卫军,多达一百三十个。

    而陈宗也捡了一些箭矢,正是强弓?#32622;?#28608;射而来的,成为自己的弹药补充。

    “杀进去!”一个王子差点被利箭波?#20843;?#20110;非命,惊怒万分,立刻吼道:“马上立刻给本王子杀进去。”

    “进!”禁卫军将领面色铁青一片,眼看自己的下属被不断射?#20445;?#26292;怒无比,又被王子一喊,顿时,刀盾兵们推进迷武巷内,长枪兵紧随。

    迷武巷的巷子大部分不宽,仅能两三人并列,若是刀盾兵,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只能并列两人。

    当然,若?#24378;?#30340;地段,可以同时容纳五六人并列。

    但对陈宗而言,一群全副武装的刀盾兵和长枪兵进入迷武巷内,和找死没有什么两样。

    哪怕是六大卫都不是陈宗的对手,何况是他们。

    只有在空阔的地?#21073;?#36825;些禁卫军们才能够发挥出比六大卫更可怕的杀伤力,在这里,简直是作茧自缚。

    不得不说,那将领下达了一个十分愚蠢的命令。

    看到一群刀盾兵手持盾牌长刀暗藏的推进而来,陈宗面露冷笑,双眸内更是绽射出几分?#34987;?br />
    迈?#21073;?#20174;容不迫,一步一步走向刀盾兵,明心剑徐徐出鞘,一丝锋芒弥漫而出。

    ?#20445;?br />
    一剑破空,剑光如奔雷般的迅疾,奇快无比,狠狠的轰击在盾牌上。

    那盾牌的防御的确很强,但却强不过六大卫的铠甲。

    毕竟禁卫军的数量?#21049;?#23569;,不止是这三千,每个人都要一副铠甲和武器以及盾牌等等,若是追求六大卫一样的品质,以王室的财力也无法支撑,因此,只能退而求次,饶是如此,也属于精品。

    ?#20999;?#31934;兵所用的武器铠甲等等,又要低上一个档次。

    一剑之下,顿时将盾?#30772;?#24320;,击杀盾牌后的禁卫军。

    势如破竹!

    所向披靡!

    陈宗诠释了什么叫做虎入羊群。

    刀盾兵和长枪兵的配合虽然紧密无间,但也要看对手是谁。

    更何况还是在小巷子之内,他们的优势无存。

    这是一场屠杀。

    涌入这一段迷武巷的刀盾兵和长枪兵足足有上百之数,全部死亡。

    击杀上百禁卫军,陈宗也消耗了好几成体力,再次潜伏休息起来。

    数千精兵,哪怕是站着不动毫?#29615;?#25239;的任由陈宗?#20445;?#20063;要杀上很长一段时间,消耗许多体力。

    更何况,他们会反抗,虽然说他们的反抗对陈宗而言,不算什么。

    眼看上百禁卫军涌入迷武巷后,便有声音传出,不多久,声音却全部沉寂下来,外面的禁卫军将领面色黑沉无?#21462;?br />
    死了!

    浓郁的血?#20219;?#24357;漫在空气当中,?#24471;?#20182;们都死了。

    怎么办?

    一个可以灭掉六大卫可以斩杀金龙剑圣武力逆天的可怕?#31354;擼?#21448;处于迷武巷这种地形当中,如何对付?

    哪怕是让是双绝武圣出手,也无济于事,说不定会和金龙武圣一样被杀。

    “火攻!”

    “没错,采?#27809;?#25915;,活活烧死他,如果他不想死,就一定要冲出来,届时,再将他围杀。”

    没错,小巷子当中,火攻的确很适?#24076;?#22823;火焚烧之下,谁都要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