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七章 当一回黄雀

作者:六道沉沦
    深夜,血色弯月悬挂,好像镶嵌在上空,?#28784;?#29992;力跳起来就能摸到。

    陈宗藏身在一处上空没有全部封住的石洞内,这石洞不知道是什?#35789;?#20505;留下的,稍微整理一下显干净,篝火熊熊燃烧,干柴被烧得哔啵哔啵作响,火星飞溅。

    火焰旺盛火光炽亮,将石洞照耀得通明一片,也在这阴寒的夜晚带来一阵阵暖意,一定程度影响血阴,让它们更不敢轻易接近。

    陈宗尝试沸血术的修炼。

    沸血术第一重的修炼并不难,和燃血术差不?#21877;?#24456;容易就吃透。

    断断续续花费几个小时,陈宗将沸血术第一重修炼成功。

    “试看看。”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陈宗立刻施展沸血术。

    燃血术的施展,是将气血强烈碰撞摩擦,继而燃烧起来,对一身气血的利用率很低,沸血术的施展同样以碰撞有关系,但没有那么强烈,?#35789;?#22312;频率很高,使得气血温?#29123;本?#25552;升,像是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

    对气血之力的利用率,沸血术比燃血术更加彻?#20303;?br />
    随着一身气血沸腾起来,陈宗感觉自身体温迅速升高,但没有燃血术那么高,更?#30475;?#30340;力量立刻充斥全身,臂力提升五百斤。

    剑鸣声悠扬,剑光同时破杀而出,将火光刺穿,在岩石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

    “速度的确有所提升,差不多是一成左右。”陈宗暗道。

    沸腾的气血之力迅速消耗,陈宗神色微微一变,连忙终止。

    “怎么回事,不是能持续十秒钟吗?现在才过去三秒钟就消耗了一半气血,顶多只能支撑六秒。”陈宗十分不解,思考起来。

    六秒和十秒,相差四秒,十?#32622;?#26174;。

    难道是自己修炼有误?

    拿出兽皮纸仔细阅读,再对比自身情况,陈宗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所谓持续十秒钟时间,应该是指气血境八层武者,不足气血境八层,持续时间有长有短。

    但猜测归猜测,是真是假有待考证。

    连忙运转真剑天绝功?#25351;?#19968;身气血之力。

    真剑天绝功第三重到第四重之间的差距很大,陈宗估摸着还得几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40644;?#21040;第四重。

    气血之力?#25351;矗?#28779;光之下,陈宗练剑,没有特定的剑法,随心所欲,一剑挥出之后不断变化。

    差不多时候停止练剑休息,直到天明,并未遇到血阴的袭击。

    血阴诞生没那么容易,整个黑血战场上,血阴估计也没有存在多少,至于血厉,那就更少了。

    收拾好,吃上一些干粮,陈宗再次出发。

    进入黑血战场已经好五六天时间了,沉血玉却只是得到?#30446;?#32780;已,这收获在陈宗看来,太少了。

    “你,把你的包袱拿过来。”?#22411;?#20241;息时,走来四个武者,看起来年纪不大,一个个身穿样式差不多的武服,应该是来自某一个势力的武者,其中一人指着陈宗毫不?#25512;?#30340;说道,其他三个要么一脸冷漠要是一脸戏谑。

    这四人散发出来的气血波动让陈宗知道,是四个气血境九层武者。

    抓起包袱,直接丢向那四个武者,陈宗则?#27809;?#36215;身施展踏风步迅速远离。

    “站住!”接住包袱,出声的武者立刻吼道:“不然就死。”

    陈宗没那么傻,速度反而更快了几分,在黑血战场上,就算是认识的人都可能背后下刀子,何况是几个陌生的武者,尤其对方一个个修为都远胜自己的情况下,贸然接近就好像将羊羔送到狼嘴。

    “修为不高,还挺机警的。”

    “幸好他跑得快,不然我一刀?#27785;?#20182;。”

    拆开包袱,里面就是一些干粮和精力丸以及兽血丸还有赤血丸,沉血玉陈宗都放在怀里暗袋,比较保险。

    “精力丸还剩下二十粒,兽血丸还剩下十粒,干粮都没有了,只能再支持三四天。”陈宗有些苦恼。

    也幸好自?#22909;?#26377;将全部的东西都放在包袱里,不然就功亏一篑,还得马上离开黑血战场。

    “再花些时间找找看,不行的话,就先离开黑血战场到小镇上补给。”暗道一声,选择另外一个方向前?#23567;?br />
    黑血战场上,暗褐色的大地是最常见的,之后就是枯木和碎石,还有残破的房屋。

    走着走着,陈宗看到了远处的一座宫殿,崩塌了一半,一半还很完整,只是看起来十?#27490;?#26087;,却依然坚固屹立不倒。

    随着陈宗接近,有断断续续的声音飘来,传入耳?#23567;?br />
    “有人在战斗……”

    “不止一人……”

    黑血战场上,大多数武者?#25442;?#26080;缘无故动手,要?#35789;?#30683;盾要?#35789;?#21033;益要?#35789;?#24819;劫掠对?#21073;?#24179;白动手?#25442;?#28040;耗自己的力量。

    陈宗脚步轻盈速度也稍微提升几分,迅速接近残破宫殿。

    “小心。”

    “快闪开。”

    “杀了它,里面的沉血玉全部是我们的。”

    “沉血玉!”陈宗双眼顿时发亮。

    再往前去,借助残破宫殿的墙壁隐蔽自己身形,透过缝隙,陈宗看到了四个武者正在和一头怪物战斗。

    是的,怪物。

    身体就像是由血泥肉沫凝固而成的,狰狞的头像是由狼头和熊头揉碎后拼凑而成,露出的牙齿错乱而锐利。

    身躯强?#24120;?#23588;其是一双手臂更是十分粗长,没有手指,有的只是利爪,一条手臂各有三根,每一根长达二三十厘米,十分锐利。

    无比阴寒凶厉的气息,不断从那怪物身上弥漫开去,产生一种精神上的压迫,会让精神意志不够?#30475;?#30340;人感到胸闷恶心头?#25991;?#30505;,进而被利爪撕碎。

    “血厉!”陈宗暗道。

    这东西,就是血阴吸收了足够的气血之后再以血肉组成的进化体,拥有十分可怕的实力,像那四个武者可都是气血境九层的武者,每一个出手都十分老?#20445;?#27491;是不久之前要走自己包袱甚至打算对自己下手的那四人,实力很强,并且联手配合默契,竟然也无法将它杀死,只能慢慢的磨。

    听说有一些更加?#30475;?#30340;血厉,连练劲境武者都可以杀死。

    目光从四个武者和血厉身上移开,陈宗扫向其他地?#21073;?#26059;即,目光定住了。

    在宫殿的角落,陈宗看到了一些血红色的石头,很眼熟,正是沉血玉。

    “一二三……”

    “起码有十几块,每一块至少有拳头大小。”

    心跳立刻变得快速,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暗自激动?#28784;选?br />
    沉血玉很有分量,鸡蛋般大小的一块就有三两重,那么拳头大小的沉血玉估计上斤,也就是值十万白玉钱。

    深呼吸,陈宗的目光从?#20999;?#27785;血玉上收回,看向四个武者和血厉,很明显这些沉血玉是血厉的,四个气血境九层武者发现了,想要夺取?#20999;?#27785;血玉,血厉自然不肯,也盯上了这四个武者的血肉,双方不?#26432;?#20813;的发生战斗。

    血厉胜,将会吸收四个气血境九层武者的气血,变得更加?#30475;螅?#35828;不定能够威胁到练劲境武者,四个武者胜,将会得到?#20999;?#27785;血玉,价值起码上百万,而已据说血厉的体内会凝结出一种血精,和妖兽的精血内丹有些相似,但也有不同。

    论价值,血精要胜过二级上品妖兽的精血内丹,因为血精内所蕴含的血气更加精纯,更容易被吸收。

    “若是别人,或许我要考虑一番,但既然是你们四个,我就当一回黄雀……”陈宗暗暗一笑,一点点的沿着墙壁接近?#20999;?#27785;血玉,一边?#21364;?#26102;机。

    最好,是血厉和那四个气血境九层武者拼得两败俱伤。

    那四个武者,两个用刀,一个用枪一个戴着一双铁臂,血厉的战斗方式十分凶悍,完全不闪避,任?#20667;?#26538;等落在自己身上,直接?#37096;梗?#34880;泥肉沫飞溅,双爪?#25758;?#30340;反击,一爪一爪将空气?#27627;?#30041;下红色残影,?#30830;?#38453;阵铺面。

    “施展武学,尽快将它击杀。”

    “残风三刀!”

    气血爆发,连续三刀劈杀而出,刀刀强横,在血厉身上留下三道深深伤口。

    “暴雨连?#21877; ?br />
    长枪抖动,枪尖幻化为无数,道道犀利强横,全部刺在血厉的身上。

    “一刀断木!”

    长刀举起,气血爆发,猛然一刀劈斩,好像一身力量都集中在这一刀上,就算面前是一棵百年大树也会被劈断,气势惊人,直接将血厉一条手臂劈断,尖锐无比的声音像是穿?#38405;?#38899;,让人头脑眩晕。

    “铁臂连环破山?#21073; ?br />
    双臂碰?#19981;?#26143;飞溅,强横的力量推动,像是两柄大锤狠狠轰出,重重砸在血厉胸口,令其连连倒退。

    血厉的利爪反击,却抓过了两个武者的胸口,闪避不及下,一个用刀一个使枪的武者胸口被?#27627;?#20986;三道爪痕,鲜血淋漓,深可见骨,疼得他们脸色发?#20303;?br />
    “据说血厉的爪子很特别,一旦被抓伤,疼痛会是正常的两倍以上。”陈宗透过墙壁的缝隙,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杀!”

    “残风四刀!”

    剧痛之下再次爆发,施展出威力更强的攻击,四刀连续劈斩在血厉同一道伤口上,几乎要将血厉的身躯斩断。

    血厉更?#20999;?#24717;,硬生生的承受四刀劈斩,仅剩的一条手臂带着利爪,狠狠挥出,与此同时,嘴巴张开,一团暗红色的液体喷射,像是射出的利箭,带着难闻的恶臭,立刻让那四个武者脸色大变,纷纷往后退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