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詞書閣>武俠修真>一念永恒> 第209章 會不會被滅口……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209章 會不會被滅口……

“小鬼,每次都是這么色瞇瞇的看著我,你想干嘛?”宋君婉聞言嬌笑,白了白小純一眼,明明不是什么嫵媚的眼神,可偏偏在她那絕美的面孔以及如水的雙眸下,這一眼,竟別有一番風情。

“宋姐姐絕代風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總是忍不住去看……”白小純內心大呼妖孽……可一想到自己若做不成大長老,只能去對方閨房偷永恒不滅之物,于是露出羞澀的樣子,小聲開口。

說完,他又多看了幾眼,這明顯與其他人不一樣的舉動,也正是讓宋君婉覺得有趣的地方。

二人這眉來眼去,使得四周那些筑基修士,一個個心底苦澀,紛紛暗嘆,對白小純這里,除了恨之外,更多了嫉妒……

尤其是神算子,更是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呼吸急促,他恨不能代替白小純,出現在宋君婉的面前,與這位中峰大長老,傳說中的尤物……去這般打情罵俏。

“我也在好奇,怎么突然來了一股騷風,原來是你宋君婉到來,讓開!”血梅眼看這二人居然在自己面前如此,眼中寒芒更多,冷哼一聲,右手抬起時被凝固在半空的血色梅花,立刻震動,強行降臨。

“杜血梅,這里是中峰,你不要太放肆!”

宋君婉聞言笑容里帶著冰寒,右手抬起,直接一揮,立刻四周烙印在這中峰的陣法,驟然出現,比血梅之前施展時還要強烈,閃動間,那朵血梅,自行崩潰,轟然四散,化作大量血氣散開,可卻有不少,被血梅一吸之下,融入體內。

“我想做什么事,用你管么?”血梅抬起下巴,冷傲開口時,神色內首次露出了與對旁人不同的神情,那是嘲諷,更有挑釁。

“我今天偏要管一管,你敢動夜葬試試!”宋君婉冷笑,右手掐訣一指地面,立刻四周陣法范圍更大,眨眼間,擴散小半個下指區域,她目中一樣露出輕蔑與挑釁。

白小純感動了,他堅定的站在宋君婉的身后,狠狠的瞪著血梅。

“我原本打算,只是要他雙手,給他一個教訓,既然你要護著,我定殺了他!”血梅向前一步,修為轟然爆發,形成颶風,化作了九個漩渦,轟隆隆中似與蒼穹連接,氣勢滔天,這正是只有九次潮汐的地脈筑基,才可以形成的氣勢!

白小純目光一閃,看了眼,內心不屑,他覺得自己若是露出天道筑基,彈指間就可以讓這血梅嚇傻。

“別人畏你的身份,可我宋君婉不在乎,你讓夜葬掉一根汗毛,我就斷你一個手指!”宋君婉同樣邁出一步,身上修為一樣爆發,轟轟中,雖沒有形成那九次潮汐的驚人漩渦,可卻有筑基后期大圓滿的氣勢,在她的身上滔天而起,哪怕在質上不如血梅,可在量上,足以碾壓!

砰砰之聲回蕩,二人無形的碰撞,使得四周草木崩潰,形成了沖擊橫掃,讓周圍的那些筑基修士,全部心驚膽顫。

而血梅這里,明顯不如,在這氣勢的碰撞下不斷后退。

白小純更是感動的一塌糊涂,他覺得眼前這個漂亮的大長老,實在對自己太好太好了,居然為了自己,不惜得罪血梅,更是愛護自己,雖然他覺得自己一根汗毛換一個手指,自己有些虧了,可一想到大長老的好意,白小純就覺得自己不在乎了。

“她對我太好了,我該怎么辦……”白小純有些頭痛,嘆了口氣,站在大長老身后,繼續嚴肅的看著血梅。

就在這時,血梅冷哼,眼中露出惱怒,更有殺意一閃,右手掐訣一指,立刻一道白光從她儲物袋內飛出,化作了一個鈴鐺,這鈴鐺白色,上面烙印一個笑臉,笑臉乍一看是笑,可看的久了,會發現那是哭,若是再久一些,會頭皮發麻的發現,那是驚恐。

鈴鐺一出,立刻一股奇異的氣息,驟然散開,融入她的九次潮汐漩渦內,使得這潮汐之力,再次爆發,轟轟聲中越來越強,隱隱的,在這奇異之力的帶動下,九層潮汐漩渦,竟出現了要融合的征兆。

甚至已經初步的融合在了一起,使得氣勢大范圍的攀升,而這鈴鐺也不斷地擴大,到了最后,竟足有數十丈大小,漂浮在半空中,散發無上之威。

血梅目光一閃,催發修為之力,竟然借助此寶,與宋君婉分庭抗衡!

尤其是此鈴鐺不時傳出鐺鐺之聲,這聲音似乎可以引動情緒,使得眾人神色變化的同時,就連宋君婉也都雙目收縮。

這顯然不是一個筑基修士可以擁有的法寶,聯想血梅的身份,別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這一定是其父無極子給出的至寶。

老祖給自己愛女的至寶,其強悍的程度,可以想象。

宋君婉咬牙,她與血梅之間早就不和,二人有利益之爭,多年來始終相互看對方不順眼,宋君婉修為雖遠超血梅,可對方擁有無極子的至寶,宋君婉心中忌憚。

同時,血梅這里一樣忌憚,她雖有至寶,可在修為上不如宋君婉,甚至身份上,二人也彼此拿對方沒辦法。

此刻二人相互盯著,在相互忌憚下,誰也沒有先出手。

白小純在一旁,也是心驚,看著那半空中的鈴鐺,他也眼熱,這種寶物,白小純心動。

就在宋君婉與血梅,彼此都盯著對方時,宋君婉忽然冷笑,絕美的容顏下,說出的話語,卻是如刀劍一樣,犀利無比。

“一天到晚帶個面具,還刻著一朵梅花,你怎么不刻菊花,定是奇丑無比,沒臉見人!”宋君婉不屑的開口,話語一出,四周眾人都倒吸口氣,紛紛覺得大長老這里,仿佛不認識了一樣,這樣的話語居然也能說出。

白小純在一旁也愣了下,于是看向血梅,琢磨著對方會怎么反擊。

“對啊,你長的漂亮,水性楊花,與宗門內超過萬人不清不楚,殘花敗柳之身,這才換來了中峰大長老的身份,此事宗門誰不知道,怕是要成為血子,你估計要與十萬人睡了才可以!”血梅冷哼,看都不看白小純,目中只有宋君婉,此刻話語一出,引來無數吸氣之聲,尤其是四周的中峰修士,更是睜大了眼,他們隱隱覺得,今天這血梅也讓他們重新認識了。

聽到血梅反擊的話語,白小純呆了,他深吸口氣,覺得這二人……真的是不相上下,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只是他隱隱覺得,似乎有些不對勁,自己方才白感動了,這兩個娘們仿佛忽略了自己,是她們兩個有之間本就有仇恨……

“不對啊,我才是重點啊,她們居然把我忘了?”白小純眨了眨眼,有心提醒一下。

“兩位……”白小純剛一開口,血梅與宋君婉,同時低喝。

“閉嘴!”

白小純嚇了一跳,頓時怒了,就在這時,聽到了宋君婉的反駁。

“杜血梅你放屁,你說的水性楊花不是我,你說的是你母親,你當初出生,無極子老祖還滴血認親,此事千真萬確,盡管沒人敢說,但誰人不知,你可以去問問所有老一輩之人,哪個不知曉!”宋君婉聞言冷笑,此刻毫不遲疑的立刻反擊,話語一出,四周沒人吸氣了,所有人都徹底的傻了,這種涉及老祖的事情,如同天雷轟動,甚至有不少,已經開始悄悄后退。

顯然,這樣的隱秘之事,對于一向兇殘的血溪宗而言,就是滅口的大事,宋君婉背后家族也有血溪宗老祖,自然不怕,可他們這些人,怕啊!

“你血口噴人!別以為我不知道,宋缺就是你的私生子,這夜葬就是你的相好的,不然你怎么出現的這么快,怕是剛剛走吧,****不堪,人盡可夫。”血梅不甘示弱,再次出口,言辭一樣犀利,一樣爆出無數不負責真假的消息,使得四周眾人都頭皮發麻,那些原本悄悄后退的,此刻內心悲呼一聲,他們不想聽啊……一個個后悔今夜來此地,心驚膽顫的疾馳逃走,生怕再聽下去,自己就真的死定了。

白小純也顫抖了,他很驚恐,覺得自己聽到了這么多……會不會被滅口。

此刻小心翼翼的后退,想要趕緊離開這里,他覺得在這里,可怕的程度不弱于落陳山脈。

在他退后時,宋君婉與血梅之間,罵聲連連,相互不斷說出一個又一個勁爆的消息,聽的白小純心驚肉跳,這些消息穿插起來,整個就是一部血溪宗的秘史啊。

此刻,就連血溪宗內的幾個老祖似乎都察覺了這里,仿佛聽不下去了,有一個老祖咳嗽了一聲,化作天雷滾滾,形成了一道閃電,直接劃破天空,似要分開蒼穹,回蕩八方。

宋君婉與血梅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得不收斂,彼此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各自冷哼,轉身離去,一個直奔上指,一個飛出中峰。

居然沒有一個去看白小純一眼……

很快的,四周寂靜,白小純呆呆的站在那里,左看看,又看看,唉聲嘆氣,覺得女人和女人之間的仇恨太可怕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書簽 下一章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
信誉最好棋牌游戏平 … 手机怎么买新疆35选7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爱彩 亲友湖南麻将官方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 河北福彩排列七 竞彩500比分完场直播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炒股平台怎么样 pc蛋蛋网投 麻将来了下载安装 老快3开奖结果安徽 福彩3d图谜 cba辽宁队今天比分 好运彩彩票网可靠吗 360德甲足球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