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20384;?#28784;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10章 大长老,请自重!

作者:耳根
    白小纯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洞府,他觉得自己太悲催了,来到这血溪宗后,洞府已?#25442;?#20102;两次。

    “这里的人,太凶残了,一言不和就毁人洞府。”白小纯摇头,又狠狠的瞪了?#20999;?#34880;树一眼。

    这些血树,根本就一点用处都没有,这一次居?#28784;?#20026;害怕,连示警都没,在白小纯瞪去时,血树瑟瑟发抖,露出阿谀讨好的表情。

    白小纯?#37027;?#19981;愉悦,狠狠的警告一番,威胁?#20999;?#34880;树,如果再有下一次,他会将它们连根拔起,在?#20999;?#34880;树颤抖中连连保证后,白小纯这才罢休。

    将洞府的废墟整理一番,直至天亮,他才将这里用灵力修复了一半,又用了一白天的时间,终于恢复原样。

    盘膝坐在洞府时,白小纯琢磨着血梅短时间应该?#25442;?#26469;了,而自己这里,?#28784;?#19981;下山,也就没有什么大碍。

    “等我弄到永恒不灭之物后,血梅这娘皮,我定要让她知道厉害!”白小纯哼了一声,可一想到自己听到了那么的隐秘,他就很担心。

    “应该没事吧……”白小纯安慰自己,但这安慰,在三天后,随着白小纯一次外出,听到有人讨论某个弟子被大长老叫去,随意找了个由头,竟被责罚极为严重时,白小纯紧张了。

    他记得那个弟子,正是当日在四周听到?#20999;?#38544;秘事情的众人之一。

    又过去一天,白小纯又听人说起,某个弟子不知怎么招惹?#25628;?#26757;,在晌午时被血?#26041;萄担?#20851;在血狱后,白小纯呼吸急促,更心惊了。

    “完了完了,这两个娘们,开始下手了!”白小纯焦?#20445;?#23545;于消息的打探更卖力,很快的,过去了十天,这十天他又听到了不少的消息,某个修士又被血梅关起来了,某个修士被大长老送去作玄溪宗与丹溪宗战场的密探……

    更为夸张的,是有消息?#25285;?#26576;个修士接到大长老的命令,去上指区域拜见时,居然行刺,于是直?#29992;?#26432;。

    这得多么傻的修士,才能干出的事情啊……白小纯倒吸口气,这种种事情,涉及的修士,都是当日听到了?#20999;?#38544;秘事情之人,白小纯胆战心惊,多次想要逃走,可却不甘心。

    ?#25300;?#21448;不是故意要听到的,唉。”白小纯发愁,他不想去知道关于血梅的身世到底藏着多少秘史……对于宋君婉与多少人不清不楚,他更是不想研究。

    好在又过去了几天后,这些事情似乎消停了,再没听说有人被责罚,白小纯这?#24597;?#24494;放心。

    直至这一天,白小纯正修炼不死长生功时,忽然神色一动,抬头后,从他的洞府外,此刻有一个冰冷的声音,蓦然传来。

    “夜葬,大长老有请,随我去一趟吧。”

    洞府内,白小纯听到这句话后,心肝一颤,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面色瞬间变化,赶紧打开洞府大门的一道缝,顺着缝隙向外看去。

    看到了在洞府血树外,?#20999;?#29791;瑟发抖的血树面前,站着一个穿着血色长袍的老者,血袍上有一些金色的丝线,组成了一副脉络的?#21450;福?#27492;刻这老者正背着手,身上的修为散开,一股筑基后期的波动,隐隐扩散。

    “血色长老!这……这莫非是要灭口!”白小纯呼吸急促,穿着这样的血袍,上面有着金色丝线印记的装扮,代表的就是在身份地位仅次于大长老,凌驾所有护法长老之上的……血色长老!

    每一座山峰的血色长老,?#21152;?#21313;人左右,负责协助大长老管理山峰。

    白小纯哭丧着脸,满脑子都?#21069;?#20010;月来有关多个修士的传闻,此刻全部浮现,越想越是紧张,面色都苍白了。

    “怎么办,怎么办!”白小纯正焦急时,外面的那位血色长老有些不?#20572;?#20877;次开口。

    “夜葬,磨磨蹭蹭的干什么,三息之内,立刻出来!”

    白小纯愁眉苦脸,又磨蹭了一会,实在想不出办法,最后一咬牙,这才走出,那血色长老瞪了白小纯一眼,很不满白小纯的缓慢,冷哼一声,向着上指走去。

    白小纯不得不跟在后面,满脑子都在思索对策,在这紧张忐忑中,来到了上指区域,被那血色长老,带到了宋君婉的洞府门前。

    这是一片很大的区域,四周长满?#25628;?#33394;的蔷?#34987;ǎ?#25918;眼看去,一片浓香,不?#27934;?#26377;?#30424;?#34880;瀑布,飞流直下,形成血湖,湖水上竟有一条小?#32602;?#36890;往尽头的瀑?#24049;?#26041;,一处深幽的洞府所在。

    透过血瀑布,能隐隐看到,那洞府的大门是黑色的,两边有四个童子,正默默站立在那边,而那血湖里,时而有一些一人多大的怪鱼,飞跃而出,掀起水花的同时,露出狰狞的牙齿以及满是背刺的身躯。

    “进去吧,大长老已等你多时。”白小纯身边的血色长老,淡淡开口后,盘膝坐在一旁。

    白小纯看着四周,紧张的同时,也极为留意,他知道,这里就是自己最终极的目标所在,那永恒不灭之物,就在前方的洞府地下。

    白小纯心底长叹,小心翼翼的走在小路上,内心如敲鼓一样,一步步直至走到了尽头,穿梭?#25628;?#28689;布,来到了洞府门前。

    那四个童?#27704;?#20919;的看了白小纯一眼,没有说?#21834;?br />
    白小纯一咬牙,琢磨着老祖都知道自己了,想必宋君婉想要动自己,也必定需要一个站得住的理由,毕竟眼下自己不是曾经,而是逆血返祖!

    于是干咳一声,抱拳一拜。

    “夜葬,拜见宋姐姐。”

    “进来吧。”洞府内,传出宋君婉懒洋洋的声音,这声音以往白小纯觉得好听,可如今却觉得处处是阴森,可如今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推开洞府大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一股幽香扑面,这洞府极为奢华,头顶明珠众多,地面翠色无边,不但血气浓郁,更有灵气扩散,使得眼前的一切看去,?#36335;?#26406;胧。

    众多的石?#20063;凰担?#27491;中间一处大殿里,竟有水池散出高温,热气?#20185;?#35753;这朦胧之意,更加明显时,白小纯看到了一个女子的娇躯,正在那水池内游荡,如同一条美人鱼,缓缓摇?#32602;?#20985;凸有致,起伏无边……只是一眼,白小纯就口干舌燥。

    “妖孽,休想勾引我白小纯,?#20063;?#19981;上当呢,这定是一个陷阱,我?#28784;?#22810;看了几眼,就会被按上冒犯的罪过!”白小纯咬牙,艰难的低下头,不去看。

    “进来啊。”宋君婉的声音再次传?#35789;保?#30333;小纯低头前行,很快就到了水池旁,这个时候不能低头了,索性抬头看着上方的明珠,神色肃然,只是余光下意识的扫过水池内的身躯,立刻心都颤了,内?#30446;?#21628;妖孽……

    水池内,宋君婉看到白小纯这么一副样子,立?#25506;?#31505;起来,随着水声的靠近,宋君婉从水池内站起,一套血色衣裙穿在了身上,走出水池,来到了白小纯的面前时,如葱玉指抬起,勾了一下白小纯的下巴。

    “夜葬小弟弟,今天怎么了,看到姐姐居然没有如往常那样色眯眯?”她吐气如兰,全身上下散出幽香,尤其是此刻靠的很近,雪白的肌肤露出,这一幕的诱惑,难以形容,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还有她的双眼,更是如春水一样,带着深邃,更有无尽的妩媚,似乎?#28784;?#30475;一眼,就会被永恒的迷失进去,忍不住去索取,去探寻,从而深陷。

    说着,宋君婉还在白小纯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这热气绕着耳蜗,化作一片酸麻,如要融入骨髓里,让灵魂都恍惚。

    白小纯有些受不了啦,在那强烈的刺激下,他的身体颤抖,呼吸急促,双眼发红,他旁边的宋君婉,此刻看似在笑,可目中却有一丝轻蔑与寒芒,正要继续开口,可就在这时……

    白小纯猛的退后几步,不再抬头,而是平视宋君婉,目中赤红,神色扭曲,隐隐的,还带着?#32431;唷?br />
    “大长老,请自重!”白小纯近乎低吼,开口时,他的目?#26032;?#20986;失望,更有苦涩与伤心,甚至还有无法置信,这目光,让原本听到这句话,目中寒芒?#28860;?#30340;宋君婉愣了一下。

    “大长老,在我的心中,你是神圣的,如天空的明月,永远那么的圣洁,那么的美丽,让人?#23545;?#19968;看,就会?#26377;?#24213;产生倾慕。”白小纯神色悲伤,喃喃低语,声音不大,可却回荡整个洞府。(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