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感慨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卡隆自杀了?用遗书指认我逼迫他出售股份?他的家人还能为此提供证明?克莱恩一边听着为首警官的陈述,一边消化着相应的内容,于脑海内生成了一个个疑问。

    等到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35789;?#24773;后,他第一反应是:

    辛德拉斯男爵出手了!

    这位大银行家在寻求合作失败后,毫不犹豫用对待敌人的态度展开了后续的行动,没有一点保留!

    而且,他明显搜集到了足够的情报,知晓道恩.唐泰斯与黑夜教会,与马赫特议员和他背后的势力产生了一定的瓜葛,如果直接对付,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选择?#28784;?#21478;外一方的卡隆为突破口,这样更间接更安全,但同样的凶狠?#25237;?#36771;。

    这完全没把普通人的生命放在心上啊……克莱恩霍然想起了贝克兰德大雾霾?#24405;?#37324;倒下的一个个无辜者,心里难以遏制地涌现出愤怒的情绪,它们咕噜上冒,又一片冰冷。

    克莱恩用“小丑”的能力控制住脸部表情,让自?#21512;?#24471;更加错愕,仿佛没听明白般反问道: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为首警官严肃点?#36820;潰?br />
    “如果没有足够的线索支持,我们是?#25442;?#19978;门打扰您这样一位绅士的。

    “道恩.唐泰斯先生,麻烦您跟我们回警局配合调查。”

    表面沉稳不怒思绪疯狂转动的克莱恩正要开口回应,忽然捕捉到了一个不符?#19979;?#36753;的点:

    ?#36824;?#24590;么样,在当前的鲁恩王国,杀人都是重罪,以辛德拉斯男爵的身份、地位和人脉网,要对付一位刚来贝克兰德两个月的外地富翁,至少还有几十种行之有效的办法,完全没必要弄到这种程度。

    要知道,他这个层次的上流社会人士,或多或少?#21152;?#35813;能了解或接触到一定的非凡力量,很清楚世界上存在种种不可?#23478;?#30340;方法能追查到真凶,如果不是?#22411;?#20840;的把握,冒险杀人栽赃陷害绝对是最下等的选择。

    若辛德拉斯男爵能借助自身的势力,强行压下官方非凡者的调查,那他用别的办法肯定更加有效,更为简便!

    就算他暂时还不清楚我即将与军方合作,也肯定能知道我与黑夜教会,与马赫特议员的关系,?#25442;?#36825;么简单?#30452;?#22320;行?#38534;?#26368;重要的是,既然他都能为了那3%的股份雇凶杀人,那早干嘛去了?早点把枪口怼到卡隆的脑门上,事情已经没有波澜地解决了……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看了对面的几位警官一眼,没立刻给出答复。

    而这间小客厅的隔壁,休和佛尔思靠在墙边,利用后者打开的“小门?#20445;?#23558;刚才的对话没有一点遗漏地听入了耳?#23567;?br />
    “怎么办?如果警察一定要抓他,我?#19988;灰?#25552;供保护?”缺乏足够赏金猎人经验的佛尔思忙压低嗓音询问好?#36873;?br />
    她没想到生意上的纠纷竟然衍化为了一起涉及人命疑似诬陷的案子,预想的敌人也从入室的强盗行刺的杀手变成了警察,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后续了。

    休也很是为难:

    “正常?#27492;担?#20445;镖只用对付非法侵害者。

    “可是……他们给的报酬足够丰厚。”

    佛尔思听得又是惊讶又是好笑,遂反问道:

    “如果他真被抓去了监牢,你想劫狱?

    “先不说危险不危险的问题,这样一来,你也会被通缉,没法再做赏金猎人,到时候,你打算和这位先生一起逃到别的地方?”

    说着说着,?#21387;?#24605;出一个故事的她发现道恩.唐泰斯有了动静。

    这位鬓?#21069;?#30333;的儒雅绅士侧头看向瓦尔特管家,嗓音平?#28982;?#21644;地说道:

    “两件事情,第一,去拜访辛德拉斯男爵,告诉他,有人要陷害他。”

    管家瓦尔特少见地露出了错愕和不解的表情,难以理解雇主为什么会这么吩咐。

    在他看来,这件事情极有可能就?#20999;?#24503;拉斯男爵幕后推动的,去拜访对方?#25442;?#26377;任何作用,?#25442;?#36973;受羞辱。

    克莱恩笑了笑道:

    “他刚来这里做客,因那3%的股份威胁我,卡隆先生跟着就出了事,很难让人?#25442;?#30097;他。我认为有必要提醒他一下,这是绅士应该有的风度。”

    几位警官听得微微动容,莫名觉得事情也许?#35748;?#35937;得更加复杂,管家瓦尔特则有所恍然,当即回应道:

    “好的,先生,?#19968;?#31435;刻去拜访辛德拉斯男爵,并把这件事情告知您和他的朋友们。”

    这样一来,事情如果不?#20999;?#24503;拉斯男爵做的,那后续的麻烦将由他解决,若真是他幕后策划,以好心提醒的名义把他牵扯进来,把消息传扬出去,能制造足够的舆论压力,让马赫特议员等人的“拯救”变得简单。

    聪明……好的管家就是省心……克莱恩暗赞两声,继续说道:

    “第二件事情,请我的律师过来,处理这个小麻烦。”

    吩咐完管家和贴身男仆,克莱恩才望向对面的几位警官:

    “好了,我跟你们回警局,?#25442;?#35753;你们为?#36873;?br />
    ?#23433;还?#22312;我的律师抵达前,?#20063;换?#22238;答你们任何问题。”

    为首警官松了口气,点头说道:

    “感谢您的配合,唐泰斯先生。”

    此?#20445;?#23567;客厅隔壁,佛尔思连忙道:

    “要跟上去吗?”

    “要,我现在?#25237;?#21435;马车下面,跟着前往警局,我们不能保证那几个警察是真的!”休相当谨慎地回答道。

    她顿了顿,抓紧时间问道: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佛尔思想了一秒,认真感慨道:

    “贵族和富豪们真可怕!”

    休愣了愣,没再多说,走到窗边,将手一按,轻巧就跃了下去,落?#20004;?#31569;物的阴影里。

    几?#31181;?#21518;,克莱恩?#25512;渲辛?#20301;警官登上了属于道恩.唐泰斯的马车。

    坐下?#20445;?#20182;望?#25628;?#21402;厚的地?#28023;?#34920;情未有任何变化。

    …………

    到了警察局,克莱恩被直接带入了审讯室,但?#36824;?#36127;责的警官怎么询问,他都不做回应。

    等到他的律师抵达,他才给出陈述,说自己只和卡隆见过一面,说收购股份的谈判全部由专?#20302;?#38431;负责,他没有具体参与。

    他反?#27492;?#30528;这些内容,其余全部表示不知情,让对面警官完全?#20063;?#21040;突破口,直至被喊了出去。

    过了一阵,负责录口供的警官走了回来道: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有身份尊贵的先生为你提供了担保,缴纳了保释金。”

    克莱恩没立?#21776;?#36523;,坐在椅子上抬头问道:

    “谁?”

    那位警官一下充满了尊敬的意味:

    “辛德拉斯男爵。”

    克莱恩顿时露出些许笑容,慢悠?#30772;?#36523;,带着律师走出审讯室,和管家、贴身男仆会合。

    他在警察?#32622;?#21475;,又一次见到了辛德拉斯男爵。

    这位大银行家的头发依旧整齐后梳,银白与乌黑交错,旁边站着贴身男仆和大胡子保镖。

    “感谢你的提醒,唐泰斯,很少有人能在遇到突发情况时像你这么镇定这么敏锐。”辛德拉斯微笑上前两步,伸出手掌,和克莱恩握了一下。

    克莱恩笑着回应道:

    “我只?#20999;湃文?#30340;品格。”

    辛德拉斯男爵当然?#25442;?#30456;信他的客套话,找了个借口,带着保镖,登上了道恩.唐泰斯的马车。

    至于那位贴身男仆,被他打发去了自家豪华马车上,以督促车夫跟在后面。

    窗外梧桐后?#21448;校?#36763;德拉斯男爵主动开口道:

    “唐泰斯,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做出的判断?”

    克莱恩看?#25628;?#26049;边的管家和男仆,呵?#20999;?#36947;:

    “两点,第一,我认为男爵您还有更好的办法,?#25442;?#20570;这么?#30452;?#30340;事情。”

    辛德拉斯男爵喝了口马车上的白葡萄酒,呵?#20999;?#36947;:

    “确实。”

    ……克莱恩嘴角动了动道:

    “我很好奇是什么办法。”

    他只是随口这么一问,本没有奢望能获?#20040;?#26696;,辛德拉斯男爵却笑笑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告诉你也没有关系。

    “很简单,你不是想进入上流社会吗?我打算请几个不同年龄的女孩,在不同的社交场合控诉你玩弄她们的感情和身体,却不愿意负责?#21361;?#22914;果有必要,再找几个小孩来抱住你的腿喊爸爸,或者请些平民控告你勾引他们的妻子,破坏他们的婚姻。

    “这里是鲁恩,风气相对保守,没谁?#19981;?#25509;纳这样的人做朋友,同样的,重视婚姻和家庭的黑夜教会也将疏远你。

    “这种事情难以澄清,却又不大,他们?#25442;?#21160;用自身力量帮?#24853;?#26597;的,等你终于?#39029;?#28431;洞,固有的形象已经传播出去,你觉得还会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你的解释?你只是个初来者,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声望,不是那么可信。

    “当然,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条件,?#19968;?#29992;我的名誉为?#24853;?#20445;。

    “这是第一步,现在嘛,它?#25442;?#21457;生了。”

    克莱恩听得差点呆住,觉得自己和这种一步步建立起商业帝国的大银行家相比,还是太稚嫩了。

    “我觉得我该说一声?#24653;弧!?#20182;表面不动声色地含笑回应了一句,转而说道,“第二点,如果您一定要拿到那3%股份,以你的财力,我根本?#36203;还?#20320;,那时候你逼迫卡隆先生,总比之后杀掉他好。”

    辛德拉斯男爵抬起右手,用指?#36820;?#20303;额角,笑了两声道:

    “不,你错了,我是一定要拿到那3%股份的。

    ?#23433;还?#20320;也说对了一点,我确实已经给卡隆准备好了一份无法拒绝的报价,可是,他突然做出决定,以极快的速度和你完成了?#28784;祝?#35753;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克莱恩眼睛微眯,霍然沉默了下来。

    …………

    回到伯克伦德街160号,休绕了个圈,重新潜入三楼,看见了轻松“开门”而入的佛尔思。

    “怎么样?没发生什?#35789;?#24773;吧?”之前只是跟在远处的佛尔?#24049;?#22855;问道。

    休略显木讷地摇了摇头:

    “没有。”

    她旋即露出感慨的表情道:

    “贵族和富豪们真可?#38534;!?/div>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