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百六十章 顾四爷在朝廷上的怨怼(五)

作者:舞夜夭
    你已经说得够多了!

    这是朝臣统一的共识。

    八?#39318;?#33509;是在当场,被顾四爷气死之前,一定会说一句,你先把?#20843;?#23436;,再说自己无话可说。

    顾四爷明明就是说八?#39318;?#21183;力庞大,暗示八?#39318;?#20826;羽威逼威胁隆庆帝。

    ?#39038;?#20182;同八?#39318;?#27809;有仇?

    骗鬼鬼都不信!

    隆庆帝看着堆满案头的折子,朝臣?#20999;?#22836;一紧,尤其是上书为八?#39318;?#38472;情的人,额头更是密密麻麻布满了冷汗。

    他们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

    气氛极是凝重,真正八?#39318;?#30340;死忠们再也坚持不住,绝望扑通跪倒,嚎啕大哭:

    ?#26263;?#19979;,是臣没用,害?#35828;?#19979;啊。”

    “臣泣血恳请陛下莫要相信小人之人,八殿下对您?#39029;希怨?#25919;用心,有明君之姿。”

    顾四爷仿佛受惊的兔子,向后缩了缩了身子,蠕动嘴唇,“爷说什么了?怎么一个两个?#24049;?#19981;得把爷千刀万剐了一般?”

    向隆庆帝?#39318;?#20043;后,他狠狠瞪了顾四爷一眼。

    ?#19978;?#39038;四爷看不到,仍然是让人气吐血的无辜神色。

    “国有妖孽,必受其患,老臣以血荐陛下,清除妖孽!还国朝一个?#19990;是?#22372;!”

    言罢,他飞似得撞上了柱子,血流满地。

    悲壮的氛围?#23588;?#22312;每一个心头。

    隆庆帝的心都颤抖了一瞬。

    “怎么了?到?#33258;?#20040;了?别欺负爷看不到啊。”

    顾四爷气死人的声音如同一只大手轻易就抹去了大半的悲?#22330;?br />
    顾瑶轻声说道:“有朝臣血荐陛下,他撞柱而亡。”

    ?#20843;?#20154;了?”

    “嗯。”

    顾瑶虽然不喜他们因私心而算计熊孩子,可对死者总有一分的敬畏。

    ?#20843;?#20154;又?#25442;?#35828;话!”顾四爷继续说道:?#20843;?#27963;着都说不明白,死了反而能让陛下听信他的话?#24691;?#21518;但凡陛下不采纳朝臣的建议,朝臣都要以死相谏?”

    隆庆帝眸子微沉。

    “臣子始终是臣子,并非陛下的亲戚,只有女人才会用上吊的招数吓唬人!”

    众朝臣:?#21834;?br />
    死谏能同泼妇一哭二闹三上吊一样?

    他们是为国清除妖孽!是正义的。

    顾四爷向前跪爬了几步,突然脸庞惨白,?#20843;?#26041;才说得妖孽是谁?”

    “莫非有妖孽?#28982;?#38491;下?陛下,您可要小心啊,千万别被女人骗了。”

    隆庆帝问道:“女人?”

    他没有听错?!

    满朝文武一起看向顾四爷,这人别是个傻子吧。

    顾四爷郑重点头,摸了摸脖子,“臣并非重臣,妖孽应该?#25442;?#23475;臣,戏文里经常说妖孽迷惑陛下,霍乱朝政,不是女?#22235;?#38750;还是男人?”

    “陛下可没龙阳之好!”

    顾四爷义愤填膺为隆庆帝证明,“那个死谏的大臣真真是过分,把戏文中昏君硬按在陛下身上,他的意思不是?#24403;?#19979;也就亡……呸呸呸,还是读书?#22235;兀?#36830;圣君?#31361;?#21531;都分不清楚。”

    “在陛下面前,纵有圣女这等倾城绝色,陛下也不曾为她迷了心智,懒怠朝政。”

    “任何人都无法动摇陛下的英明神武!”

    “臣不知还有妖孽比圣女还好看的?”

    ?#20843;?#20197;臣觉得方才血谏的?#22235;?#23376;不大正常……”

    隆庆帝按着太阳穴,?#28784;?#39038;湛开始大放厥词,他忽而高兴,忽而惆怅。

    而朝臣比隆庆帝更为不?#21834;?br />
    顾四爷完全不似?#21543;擔?#20182;是真真把妖孽当作女人,甚至还坑了圣女一把。

    朝臣们不由得纳闷,自己同一个?#24403;?#35745;较?

    他们不招惹顾四爷,顾四爷会做个快乐的傻子。

    所以一切的事都是他们自找的?

    太监总管得了陛下的暗示轻声说道:“永乐侯,方才他所说的妖孽是指……”

    顾四爷特别无?#24049;闷媯看?#24471;好似一块透明的水晶,犹如没有被岁月教长大的孩童。

    太监总管?#21152;?#28857;不忍心破坏顾四爷的纯真了,?#25226;?#23421;指得是您啊。”

    顾四爷显示迷茫,随后脸旁似一寸寸开裂,没有众人所想的义愤填膺,或?#20999;?#24871;难堪,更没有强行争辩。

    他放声大哭,眼泪如同崩溃的河堤一般。

    说哭就哭,本就是他的基本技能。

    当着一个人哭也是哭,当着一群人哭……他可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

    左后都是哭。

    瑶瑶?#39038;?#21016;备的江山是哭回来的。

    他又不求用哭谋臣武将,只求享乐而已。

    比刘备的要求低得多,更容易满足。

    “臣做什么了?他就说臣是妖孽?臣连朝都不上,就说臣残害百姓?”

    顾四爷哽咽道:“臣同陛下清清白白的,臣……”

    ?#21322;?#27809;有龙阳之好。”隆庆帝打断他。

    “就?#21069;。?#33251;就是同陛下偶尔?#32676;?#37202;,谈谈天而已,从未说起朝政,臣也没为谁谋?#20040;Α!?br />
    顾四爷狠狠抹了一把眼泪,?#20843;?#20204;为何容不下臣,冤枉臣?他说八?#39318;?#26377;明君之姿,臣认为明君该向陛下一般,陛下从未逼朝臣血谏,陛下清楚臣的品?#23567;!?br />
    “而且明君不都?#20999;?#39034;的?陛下对太后娘娘孝?#24120;?#21487;是八?#39318;?#30340;人竟然在您跟前上演死谏,臣看不到都觉得一地血,脑浆?#25042;眩?#30333;花花的,特别恐怖。”

    他这么一形容,隆庆帝和朝臣面色?#21152;?#20960;分不对劲了。

    隆庆帝挥手让太监赶紧把尸体收走。

    “皇上不似臣胆小,这些死谏的?#39029;?#38590;道就不怕陛下被他们的死状吓一跳?”

    “臣觉得八?#39318;?#27583;下一定不知手下意图死?#19978;?#21804;陛下,这么不孝,有损陛下名声的事,八?#39318;硬换?#20570;。”

    顾四爷?#19988;?#36731;轻抽动,沙哑说道:“肯定是他们擅作主张,八?#39318;?#23436;全不知情,却被扣上一个不孝和不忠的帽子,八?#39318;?#27583;下……有点冤啊。”

    不是有点冤!

    是冤死了!

    六月飞雪的冤!

    顾瑶?#21152;行?#24515;疼八?#39318;?#20102;。

    他?#36127;?#27809;同顾四爷打过交到,却因为被熊孩子惦记着,坑得?#28784;灰?#30340;。

    可怜到八?#39318;?#36830;当着隆庆帝的面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也不都是顾四爷的功劳,顾珈同样功不可没,不是她给了顾四爷机会,没准隆庆帝会对八?#39318;?#22810;几分宽容。

    隆庆帝说道:“派几个饱学的鸿儒去给老八?#27493;残?#39034;和忠心,若是他连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的话,朕看先帝陵寝他也不用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怎么玩